咸阳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神皇战天 第两百一十七章 让我看看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5:00 编辑:笔名

神皇战天 第两百一十七章 让我看看

?一句话让李文成和王阳明的脸上顿时变了颜色。[燃^文^书库][].[774][buy].[com]

今天的探亲之旅还真的是一波三折,先是自己大闹了李家精心准备的宴会;然后外婆又因为李茹的出现加重里病情,性命垂危。

王阳明也真是不知道自己和母亲今天回来的选择到底对不对,不管之前在会议上获得了多大的财富,但如果今天外婆因为母亲而有什么不测的话,这种遗憾与伤心恐怕是任何东西也弥补不了的。

两人匆匆的赶到了起居楼的五楼,在这一层为了照顾李老夫人的病情,李家专门花重金在这里修建了一个专门的“重症监护病房”,里面所有的设备和卫生条件全部按照御龙市医院的标准来打造,目的就是为了能给老妇人提供快速和优良的医疗服务。

不仅如此,在这里李家还专门聘请了一位在整个御龙市都享誉盛名的退休名医,魏坤琳博士来为老妇人的病情保驾护航。

这位魏博士在职期间,据说想要在医院挂到他的号,简直比见御龙市的莫市长还要难。如果不是当年李文成年轻的时候曾经救过魏博士一次性命,恐怕根本不可能让这位妙手神医在退休以后,入住他们李家。

当王阳明匆忙的赶到五楼的时候,占据了半层的重症病房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群。一个醒目的“手术中”的警示牌在病房大门的上方冰冷的释放着红光。

人群在病房外面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拨,一边是李家一些长老和亲属们,其中赫然就有哭哭啼啼假模假样的吴忘秋,此时她似乎刚从儿子被惩罚的伤心里解脱出来,就立刻投入了对李老夫人病情的担忧之中,脸上的悲戚神色那叫一个凄惨。

而另一边就只有几个人,王阳明的母亲李茹也是眼眶通红的坐在那里,一旁的梁伯正在温声细语的安慰着她什么,而李茹的大哥李圣杰站在他们二人的旁边,脸色看起来也不怎么好看。

王阳明看到眼前的景象,脸上的表情除了焦急之外顿时又多了几分冰冷,而当他走近人群之后听到的一些话语,就更让他的寒意重了几分。

人群中此时不免有些悲戚的议论声,而其中尤以吴忘秋的声音为大声:“呜呜,我可怜的婆婆。好不容易前几天才从生死线上下来,我就说不要让她受刺激,结果你们看,好了吧……”

她虽然一直低着头,似乎是在自怨自艾,但是那话里尖刻味道,却是毫不留情的指向了一旁的李茹。

李家一干人虽然在之前的宴会上看到了王阳明和李茹的地位提升,但是毕竟没有人能够知道王阳明如今在李家甚至御龙市会是什么地位,竟然有不少不长眼的人对吴忘秋的话出言附和。

“就是,早不来晚不来,非要趁着老妇人刚脱离危险的日子来,这下好,又去抢救了!”

“你没看到刚才魏博士那张黑脸,简直吓人,那三小姐硬是被赶了出来……”

悉悉索索的议论声在大厅里回荡,更加让一旁的李茹的心里难受,她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眼眶始终微红,不过却自始至终没有流下泪来。

纵然她心里因为母亲的病情加重感到万分难过,可是也不能让这些人看了笑话!

“哼!”一声冷哼在大厅里重重的响起,顿时让那些人没了声音。

李文成如何能不知道目前是个什么情况,他只能在心里暗暗咒骂这些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李家亲属们,同时大步的走向了长子李圣杰。

王阳明跟在李文成的身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脸色冰冷的走到了李茹的身边,默默的握紧了李茹的手

,出声安慰道:“妈,别担心,有我呢!”

李茹也不知道儿子这句话有什么含义,但是从王阳明那自信的神情中她也是感到了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欣慰的点了点头。

“圣杰,你妈现在什么情况?”李文成皱着眉头问道。

“魏博士说是开心过度导致的血管破裂,母亲本来就是重度的冠心病,这事儿怪我,光顾着高兴就把妹妹直接带进了房间,没有考虑到母亲的承受能力!”

李圣杰的脸上满是愧疚之情,如果今天母亲真的遭遇不测,那他和李茹还真的是难辞其咎。

李文成听完儿子的话,也是愣了许久。

他心中对于老伴的重视与牵挂从这间耗资巨大的重症病房就能感受得到,可如今这个状况,真的是上天要捉弄他们李家么?

一个被自己赶出家门二十年的女儿,次回来就把自己的母亲差点送入了鬼门关?

这件事情,放在谁身上恐怕都会是一辈子难以忘记的痛苦回忆吧……

就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病房上面的红灯突然熄灭了,大伙的目光刷的一下就聚集到了病房门口,等待着里面的人出来。

大约一分钟后,一个带着口罩,目光严肃的老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看见李文成就破口大骂起来:“李文成,你个混蛋!老子是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让她受到什么重大刺激!你们李家看起来这么多人,都******是吃干饭的么?”

震天的骂声在大厅里回荡,搞得一个个人都惭愧的抬不起头。魏博士这个人虽然医术高超,但是一张心直口快的利嘴在整个御龙市医护界也是出了名的。

如今他心中有火,对李家众人更是丝毫不客气:“一个个都这么大年纪了,全******不懂事!什么叫刺激懂不懂?什么叫病人懂不懂?二十年没见的女儿,这样放进门来不是把她往死路上逼么?”

每一句魏博士的大吼,都好像尖刀一样,深深地刺入了李圣杰和李茹的内心。王阳明深深地能够感受到母亲的手掌越握越紧,一种巨大的内疚感连身旁的他都感受的一清二楚。

“好了!老魏,我夫人她到底怎么样了!”李文成也是被魏博士骂的丝毫不敢还口,毕竟在这个房间里,打得过魏博士的比比皆是,可是在医学的造诣上对方如果是黄金级别的,自己这群人恐怕连青铜都算不上。

“哼!怎么样!”魏博士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如果不是我在这,恐怕今天晚上你们可以给夫人准备后事了!”

什么!众人听了都是一惊,没想到真的这么严重!但是魏博士的话明显还有下文。

“但即便我再怎么努力,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说道这里,魏博士的语气中也不免带上了一丝悲凉的味道:“夫人她恐怕很难撑过三天……”

一句话,彻底让整个大厅里的氛围变得犹如冰窖一般寒冷。

李圣杰重重的把拳头砸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顿时一把紫檀木的座椅变成了碎片。

李文成一张老脸仿佛一瞬间苍老了20岁,之前那种犹如醒狮一般的威猛气势荡然无存。

而李茹更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两行清泪便是从她那绝美的脸庞上滚落下来……

“我苦命的婆婆啊……”一声歇斯底里的痛苦顿时从吴忘秋的嘴里发了出来:“你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我们本来还想等着你一起过完新年,你怎么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呀!”

一句哭诉,仿佛一下子把众人悲伤的情绪引发出来的一般,整个大厅里纷纷响起了女性的啜泣和男人的叹息声。

但是这些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只会让在场的李茹和李圣杰二人更加难受,尤其是李茹,这种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让母亲意外去世的巨大的自责感已经让她泣不成声……

一时间,让人心头无比沉重的压抑感回荡在整个大厅里面,让人无力喘息。

可就在这时,一个清亮的声音好似乌云中的一道阳光,让大厅里多了几分生气。只见王阳明走到了魏博士的跟前,平静的问道:“魏博士,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外婆……”

一句话,瞬间让整个房子的声音都停止了下来。

大伙都惊讶的看着这个今天李家上演了今天逆袭的少年,难道他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还能有什么办法不成?

魏博士也是被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毛头小子震惊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神色:“哪里来的娃娃,不要胡闹!”

随后他反应过来了什么:“外婆,你说夫人是你外婆?哦,这么说刚才那个把夫人惊的昏倒的傻姑娘是你妈妈?哼,真是一对母子,都是这么胡来……”

说实话,王阳明对这个魏博士心里一直有一份尊敬的,毕竟人家是权威医生还照料了自己外婆这么多年。可是,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抨击自己的母亲,这就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了。

“是不是胡来,我想魏博士还是让我进去看一看外婆吧……或许,事情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这句话一出,就连一旁的李文成都有些动容了。这明显就是在跟眼前这位医学界的泰斗叫板的节奏,那话里的意思就是说:“老夫人的问题在你眼中活不过三天,那是你的水平不行!!”

“李文成!这就是你李家的好外孙!”魏博士的火爆脾气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话语,在御龙市哪怕是市长在他面前都不敢这样说话。

“老魏,你别生气……小明他……”李文成纵然也是一方雄主,可是如今的场面却是让他头大无比。

一方面,自己心爱的夫人正在里面躺着,生死不明。可是,夫人的主治医生却是和自己这个目前身份尊贵的外孙扛了起来。

这两方面,对于目前的李文成来说,可是谁也得罪不起,只让他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可是这个场面,在其他人眼里看起来就有些奇怪了。如果换做了李家其他人,恐怕李文成早就一巴掌把他拍飞了,哪里会有这样纠结的表情和表现。

就连魏博士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几十年交情的老朋友,两人说话不客气归不客气,可是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可从来没有看到李文成什么时候对一个孩子流露出这么畏惧的神情。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路?

韶关牛皮癣医院哪家
周口整形美容费用
葫芦岛治疗阳痿费用
韶关牛皮癣治疗方法
周口整形美容手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