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八十六章 丫丫是只鸟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2:54 编辑:笔名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八十六章 丫丫是只鸟

感谢书友“╭年少℡只為紅顏狂|”再次慷慨打赏。

没有存稿,状态又不好,这让我很过意不去,勉强凑了个大章,算是表达一下心意!!

-----------------------------------------

或许是感应到这里的环境异常,兽卵忽然自己动了,卵壳也发生了明暗不定的变化。

“看来这枚卵果然对火焰十分敏感,秦小子,你先签订灵魂血契吧,如果真是毕方卵,等它孵化出来,再想认主就难了!”

秦川知道司徒无悔的说法是正确的,就算这枚卵孵化出来的只是头变异火鸭,他也不算太亏,因为凡是变异的妖兽或者妖禽,往往都有较高的成长性,当然了,这个过程会极为漫长。

取一滴本命精血滴在卵壳上,然后繁复无比的法诀不停的打出,时间不长,精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入了卵壳中,就在那一刻,秦川忽然感觉和兽卵之间建立了一种心血相连的关系,接下来,兽卵向他传递出一种十分渴望的情绪,而这种渴望正是针对那足以熔化钢铁的岩浆。

他略一犹豫,决定按兽卵的意愿行事,不过在此之前还要先布下一个小型的聚灵法阵。

聚灵阵是非常简单的一种法阵,不需要布阵器具,只要按特定方位摆放好灵石,然后打出相应的阵诀,灵石中的灵气就会被源源不断的抽取出来。

三十六块火属性灵石摆放完毕,数道阵诀打出,在阵法范围内很快充盈起了火属性的灵气,秦川缓缓的将兽卵放在了岩浆池边上,兽卵竟自动滚入了岩浆中。

没有出现想像中马上变成“熟鸡蛋”的情形,兽卵完好无损,不过却发生了令人叹为观止的一幕,岩浆池中的火焰迅速向兽卵汇聚,逐渐变成了一个赤红的大火球,而空气中的火灵力也仿佛受到了牵引,融入了大火球中。

秦川不得不退到了入口处,因为太炙热了,远远超出了他能承受的范围。

火球越来越大,并且十分凝练,犹若实质一般,大约一个时辰后,火球中心突然传来一声类似鸡蛋碎裂般的响声,秦川急忙用神识查看,一个小小的脑袋已经破壳而出,头上顶着一簇紫色的小火苗,紧接着露出细长尖锐的喙,那张喙在啄食硬壳,随着硬壳的消失,一只秦川从未见过的物种呈现在眼前,一对绒毛稀疏的翅膀,一双如仙鹤般的长足,尾部有几根鲜亮的长翎。

从整体的形态上看,和火鸭完全不沾边,倒有六七分像仙鹤,但是没有仙鹤的颈部那么长,翅膀也比仙鹤宽大的多,而且尾部的长翎十分另类,和万兽图鉴上的描述对比,这只鸟肯定不是毕方,因为毕方是单足,不过头上的火苗倒和毕方类似,而尾部的长翎却和传说中的凤凰相近,总之这是只万兽图鉴中没有记载的物种。

虽然不是神兽,秦川还是非常满意,因为仅凭此鸟出世就能操纵火焰的能力,就远非什么变异火鸭可以比拟的,以他的判断,怪鸟很可能是具有某种神兽血脉的“杂交”品种,虽然血脉不纯会大大影响其成长性,但是随着其不断进化,这个问题也不是不能解决的!

当硬壳全部被吞噬一空,这只奇异的怪鸟张开嘴竟将那巨大的火球吸入了腹中,随后跃出岩浆池,又开始啄食那些摆在地上的火属性灵石,吃了这么多东西,它的身体不见长大,但是羽毛却丰密了许多,而且如同火焰般鲜亮。

“咻…”怪鸟仰头长鸣了一声,秦川不由一皱眉,“这声音不太好听啊!”

接下来怪鸟的动作更是把他吓了一跳,竟然扑闪着翅膀朝他冲了过来,别的倒没什么,关键是怪鸟头顶的紫色火焰让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然而让他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怪鸟似乎明白了他的忌惮,那簇紫色的火苗竟然瞬间消失了,而后这只鸟便扑入了他怀中,用它的尖喙轻轻的啄着他的头发,充满了亲近之意,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是幼儿见到亲娘一般。

秦川轻抚着它的脊背和翅膀,怪鸟便在他身上蹭啊蹭,似乎很享受这种抚慰。

“恩,给你起个什么名子呢?叫冰冰?颖颖?诗诗?还是丫丫?”

“咻咻!”

“好吧,那就叫丫丫了!”

时间已经不早,收起了这只不知名的灵禽,然后回了自己的石屋。

接下来的日子,修炼、做苦役,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除了那个负责监督的家伙时不时找点小麻烦,倒没发生什么大事,不过“丫丫”的饲养问题却让他头疼,因为这小家伙太挑食了,米粮肉食一概不吃,连专门饲养灵兽的饲灵丸也不屑一顾,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它只对火属性的东西感兴趣,火属性的灵草比较稀罕,只能偶尔给它当点心,火灵石当主餐,每天至少两块,这让秦川大感吃不消,饶是他身家丰厚,长此以往也必会被这小家伙吃穷了。

另外丫丫还有一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喜欢在岩浆池中“泡澡”,这在秦川看来是要不得滴,因为他不可能总在这里做苦役吧?

当然,也有一点让他十分满意,那就是丫丫喷出的火焰温度奇高,尤其是那一小簇紫色的火焰,能瞬间熔化玄铁,想一想如果喷在人身上,结果会如何可想而知。

“秦小子,你可真是捡到宝了,这只鸟不是毕方就是凤凰的后裔,这紫色的火焰,我怀疑是地心紫火,就凭这一簇火焰,那些擅长玩火的老家伙都会为之疯狂,所以我劝你千万不要让它在人前显露,以防被人惦记上!”

秦川当然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在实力不够前,他从未打算以灵禽示人,就是沙平他们也不打算告诉,毕竟人心是会变的,防人之心不可无!

就在他服苦役的这段时间,瀚海修仙界并不平静,的一件事莫过于外海发生了一次中等规模的兽潮,数亿凡人丧生,几家外海修仙宗门不得不弃岛登陆,在瀚海大陆上开宗立派。

其次,北齐大型灵石矿之争尘埃落定,浩然宗终没能完全保住胜利果实,只依仗东道主的优势保留了两成利益,其它利益被几大超级修仙势力瓜分,元武国的兽神宗和天门龙一无所获,大楚国的修仙势力也白忙一场,而阎罗宗和北齐其它中小门派一共只获得半成的利益,分摊下来,只能算是赔本赚吆喝。

类似为了修炼资源大打出手的事,在修仙界每天都在上演,不过与秦川并没有太大关系,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三个月的苦役度过,接下来他开始着手准备坠魔渊的事宜,这件事对整个宗门都是大事。

首先要了解坠魔渊的详情,因为上次开启坠魔渊是在三十六年前,年轻一代的弟子中几乎没人对里边的情形有直观的了解,秦川想到了一个人,只是不知道他如今在不在宗内。

传言符发出,很快就有了回复,这让他大喜过望。

龙尾峰的一间洞府中,秦川见到了要找的人,“马师叔,好久不见?”

“是啊,我这才刚回来,就接到你的传音符,莫非你能掐会算不成?”马城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秦川。

“哦,马师叔这两年一直在外边?”

“恩,北蛮山渔阳观是咱们阎罗宗的产业,前几年老观主坐化了,没人愿意去当这个观主,所以我就去了!”

“原来如此,这么说师叔还要回去?”

“那是自然,我这次回来是因为有几件事要和宗门商议,对了,你小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呵呵,就知道瞒不过师叔!”秦川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酒菜。

“这还差不多!”马城搓了搓手,直接下手抓起酱爆肘子咬掉一块,然后咕咚咕咚狂饮了几口酒,“啊…舒坦,好久没吃过这等美味了,小子,不如跟我去渔阳观吧,那里虽然荒僻,但是你想干嘛就干嘛,活得自由啊!”

“那我以后就跟马师熟混了,不过可能要等到坠魔渊的事结束以后了!”

“你小子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坠魔渊的事吧?”

“师叔英明,你曾进入过坠魔渊,我想打听一下里边的详情!”

马城一边大吃大喝,一边讲述这坠魔渊内的情形,“坠魔渊上边宽,下边窄,有点像锥形,不过具体有多深没人知道,因为越往下就越受压制,不光是神识受压制,好像下方有天然的重力禁制,另外还有极强的空间禁制……”

听了他的描述,秦川对坠魔渊和阴风洞有了大概的印象,不过还有一些问题需要仔细询问一下,“师叔刚才说坠魔渊内的禁制会对超过炼气期的修士进行绞杀,如果修士隐匿修为,那岂不是可以瞒过禁制?”

“哈哈,你可真敢想啊,这坠魔渊内的禁制至少是高级灵阵,甚至是仙阵级别

,你觉得这种禁制感应不到你的元神之力吗?要知道隐匿修为只能隐匿法力,如何隐匿元神?”

“那如果有一头高阶的傀儡岂不是很占便宜?”

“你这个想法没错,也有人这么干过,不过等你下到五百丈的时候,神识已经无法离体,别说是傀儡了,就是法术也无法施展,所以到目前为止,五百丈已经是极限!”

“原来这是样啊!不过刚才师叔说到越是向下越危险,甚至有可能遇到尸王这个等级的存在,按理来说尸王至少相当于金丹期的存在,为何会不受禁制影响?”

“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如果你处在一个没有灵气,无法修炼的所在,你会不会另辟蹊径,选择其它的发展道路?同样的,那些阴魂鬼物在那种环境下生存,自然和外界的同等存在有所不同!”

马城的一句话点醒了秦川,他前世所在的世界不就是这种情况吗,修仙没落改修神道,神道行不通,科技便发达起来了。

“师叔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些古尸和鬼物是从何而来?”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当年我也曾向一位前辈问过类似的问题,初的那些没人知道来源,至于后来的嘛…你应该能猜到!”马城喝了一口酒,不愿意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

秦川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也就不再追问,接下来二人边吃边聊,气氛相当和谐,临离开前,马城特意画了一副草图给他,其中标注了几处曾出现九阴绝煞的地点,和相对比较危险的地方。

看到草图,秦川有了比较直观的印象,不过坠魔渊的大致形态,让他觉得有些眼熟,片刻后他才恍然,这不是倒扣的金字塔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偷香版阅读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