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社论地方强权破产

2018-12-13 19:30:41

【社论】地方强权破产

政治明星、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仇和现象”历时11年,正式收场。 2004年2月,“仇和现象”经媒体报道后成为中国政治热词。 当时的报道认为,“在官场行为方式上,他无疑属于一个‘异类’,但在当今为官者内心深处的思想基点上,他又与不少官员相暗合,那就是:在中国,要干成点事,不来点急风暴雨式的‘铁腕’,不来点‘吐个唾沫就是钉’式的强权,是不行的。在不少官员看来,民主是什么?民主无非是没完没了的开会、扯皮;是贻误时机、什么也干不成的空谈。仇和看到了这一点,他采取了铁腕与强权的方式来‘干点事’。其他官员未必看不出这一点,只是他们出于各种考虑,还没敢拿出这种魄力来真刀真枪地干。” 仇和颇具争议的政治表现则被概括成三个方面:一是,号召政府官员和教师这些吃财政饭的人招商引资,给他们下达招商引资任务,给予完成任务者一般不超过引资额的5%的奖励。二是,为了建设,强制拆迁,民间有所谓“仇和望一望,拆到南关荡,仇和手一挥,拆到沂河堆”的说法。三是,变“国”为“民”一卖了事,他改革的方向就是一卖到底,从出售国有单位的门面房,到所有国企改制了,“能卖不股,能股不租,以卖为主,再到拍卖乡镇卫生院、医院,再到出售学校。” 仇和随即升迁。2006年,仇和升任江苏省副省长;一年多之后,又调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到了一个新的地方续写“仇和现象”。但除了开头的一两年以外,仇和未能在云南保持此前的热度,可能与强拆引发的民怨有关。随着反腐行动不断推进,仇和在云南省委副书记任上“落马”, “仇和现象”实际宣告终结。 仇和变成“仇和现象”,是因为他跟所有的地方党委一把手一样,被赋予了推动地方发展的,并由此,也被赋予了一言九鼎的权力;而且,正是因为出于发展的目的,也给予其行使这种一言九鼎的权力奠定了合法性基础。 在仇和以及几乎所有的主要官员看来,只要拉动地方经济发展,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就可以做想做的一切。官员评价和任用机制存在的问题暴露无遗。这是地方“威权主义”模式的深刻教训。 一个无论如何跳不过去的政治之“坎”摆在我们面前:在行使公权力的时候,把人民放到了什么的位置。人们希望改善物质生活的同时,也希望改善他们的政治生活,希望由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澎湃报料:澎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合,

泥鳅养殖
烟柜酒柜烟草柜
核桃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