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武则天为何贬斥魏元忠终在贬官途中悲愤死

发布时间:2018-12-23 13:43:29 编辑:笔名

武则天为何贬斥魏元忠?终在贬官途中悲愤死掉

魏元忠也是一个能出将入相的全能型复合式人才(大唐牛人多),他首先示人的是他的军事才能,如果说老狄是从司法界起家的,那么魏元忠就是靠军事起家的,他首先以一个“命将用兵”的军事建言书(当时他还是一个太学生)获得高层的注意和肯定,后来由此在官场脱颖而出,并展示了多方面的军事才能,从此以后被武媚娘多次任命为军事统帅,经略唐朝的边患吐蕃和突厥,为边疆安定作出了重大贡献,居功至伟。

又据说,魏元忠是一个出名多计的人,曾创造了“以盗制盗”的佳话。永淳元年(公元682年),魏元忠时任监察御史。这一年夏天,高宗要前往东都,并任命魏元忠全权负责安保工作。

当时由于关中遭遇灾害饥民众多,道路也是盗贼横行不很太平,聪明的他居然想出非常手段“以盗制盗”,用了一名江湖大盗“压镖”开路,居然也把沿途穷凶极恶的的盗贼给镇住了,简直就像电影里的故事一样神奇。从长安到东都八百多里,走了二十天,“士马万数,不亡一钱”,甚至于令人怀疑他可能是鬼点子特多的鬼谷子正印传人呢。

如果说这还不算神奇的话,那么永昌元年(公元689年),徐敬真逃亡之事东窗事发,被诬的魏元忠按量刑罪该斩首。就在即将行刑命在旦夕之时,武则天却令中书舍人王隐客前往刑场宣布赦书,老王驰马飞奔口中念念有词,大概也就是电影里司空见惯的特写镜头,刀下留人什么的,好险啊,就是流放岭南了事,这事有点神吧?

当然,这却不能保证刚直不阿、铁骨丹心的老魏从此“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封建社会里这样的人倒是横死的多。果然,有了次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四次,反正就是恶梦不断的样子。

第二次被人陷害也就是此前曾经提过的“五人帮”(一说“七人帮”)事件,当时老魏和老狄等保皇党人被老来咬住不放,差点屈打成招,不过后来也没有丢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第三次魏元忠干脆连女皇的心爱男宠二张也得罪了。长安年间,由于武媚娘的放纵,二张权倾朝野,当时攀附他们的大臣很多,而眼里容不下沙粒的魏元忠不仅不附和,还和二张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他曾直言不讳地对武媚娘说:“臣承先帝顾眄,受陛下厚恩,不徇忠死节,使小人得在君侧,臣之罪也。”则天不悦。易之、昌宗由是含怒,欲置其于死地。奉宸令张易之有一次放任其家奴凌暴百姓,魏元忠将其予以鞭杀,当时“权豪莫不敬惮”,大快人心。

老魏还曾直接训责不守官场规矩的张易之兄弟洛阳令张昌仪,反对张昌期(易之弟)升官。不久,当时做御史大夫的魏元忠就遭张易之诬陷下狱,后来虽然有许多大臣为其辩护力挺,还幸得宋璟等人策反张说不做伪证,才逃过一劫。

关于此事,《旧唐书·张说传》载:“(张)说至御前,扬言元忠实不反,此易之诬构耳。”话说张易之为了要整死魏元忠,于是让张说来作证,还要带其去朝堂上和老魏对质,以为援手。

当张说将要在公堂上与魏元忠对质作证之时,“做贼心虚”的张说却感到了从没有过的害怕,这本身就是一种二难选择,如果不说实话陷害忠良,自己于心不安甚至悔恨终身;而如果讲了实话给老魏开脱,又会得罪权势滔天的二张,那么祸事就立马出现在眼前,因为二张肯定会报复他的“不忠”,这也太考人的应对智慧了。

正当张说左右为难不知所措的时候,守法持正的宋璟知道了其中的“猫腻”,于是语重心长地劝张说道:“做人重要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名节和义气于人来说也是重要的,它是我们正人君子赖以立身于世的法宝,如果这么重要的做人法则也丢了,还有何脸面苟存于世?明知魏大夫是被冤枉的,怎么能为虎作伥陷害忠良来求得自身的苟安呢。就算是因此而得罪权贵被贬职罢官,也能流芳百世了。

武则天为何贬斥魏元忠终在贬官途中悲愤死

如果你有什么不测,我一定想方设法来救你,如果营救不成功,我宁愿和你一起受死,你就在朝堂上放心地实话实说吧。”经过宋璟一番义正词严的“策反”,原本良心未泯的张说十分感动,也豁了出去,等到廷审对质的那一天,张说不仅没有给张易之做伪证,还勇敢地揭发了张的阴谋,说魏元忠根本没有反心,那只是张易之为了整人故意诬陷,从而救了魏元忠一命,张说自己却被扫地出门贬到广西钦州一年有余。

武则天也明知老魏蒙冤,但还是把他降职了事,就在他贬官外任辞行之日,仍然正气凛然地指着武媚娘身边的二张说:“此二小人,终为乱阶。”果然不久恢复大唐人张柬之发动第二次“玄武门之变”,武媚娘被迫让权,二张也被砍死在乱阶之下,正应了老魏的预言。

就是这样高风亮节的人,却经常被人恶意炮制,直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次由于奸相宗楚客的构陷,因其子升牵涉到了诛杀武三思父子的第三次“玄武门之变”中而横死,于是宗楚客大做文章,说他“潜预其谋”,也就是参与了谋反,由于某种原因老魏是铁杆太子党分子(中宗的东宫),中宗免了其死罪,流放路上像李道宗一样死在途中。

在此,再讲一点老魏近似于野史的趣事。据说魏元忠未下狱之前曾生了一场大病,一个叫郭霸的手下想巴结他,居然挖空心思到要亲口品尝魏元忠的粪便的惊人之举,好像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也曾这样服侍过吴王夫差,夫差见勾践孝顺得比他的儿子还甚,于是便放松了警惕,给勾践的复仇大计争取了很宽松的外部空间,郭霸这小子居然也做抄袭一派。唉,克隆天王啊。反正老郭认认真真、象模象样地尝过他还冒点热气的新鲜粪便之后,于是十分高兴地说:“粪甘则可犹;今苦,无伤也。”意思就是说他的病已经无大碍,做人做到这个份上也不知是该表扬还是该嗤之以鼻,不过至少比魏元忠的另一个手下“文盲高官”侯思止居然用“黑话”审他,并为了让他承认谋反而往死里拖的野蛮做法不知人性化了多少倍,尽管说起来有点猥琐甚至有点龌龊。

关于老魏的坎坷人生,武媚娘曾和他有过一段很有趣的对话。史书是这样表述的:则天尝谓曰:“卿累负谤铄,何也?”对曰:“臣犹鹿也,罗织之徒,有如猎者,苟须臣肉作羹耳。此辈杀臣以求达,臣复何辜。”大意也就是说,对于他的遭遇武媚娘很是有点“友邦惊诧论”,总是迷惑不解的样子(不知是假痴不癫还是什么的,以她那么聪明的人应该知道问题的症结),于是有点惺惺作态地故意问其说,你这么正直能干的人,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要陷害诬告你?聪明过人的魏元忠立马幽默地答道

:“我就像一只漂亮的梅花鹿,那些想骑在别人肩膀上高升的罗织之徒,就像是嗅觉灵敏的捕猎者,还不趁机枪打出头鸟捕俺用来熬甜美补的鹿肉汤?那些人原本就是想干掉我以求闻达,我又怎能逃避他们的捕杀呢?”

也是啊,官场就是宏大残酷的斗兽场,不壮饮生吞同事肉,怎样往上爬呢?所以眼里掺不下沙子、水至清则无鱼的魏元忠,也只有被捕猎做美味人肉干的份了。

不过,伟人也曾教导过我们,人总是要变的,不是变好就是变坏,一个人难的就是一辈子做好事。晚年的老魏也有点英雄气短的末路英雄样,以前上朝总是站得笔直没有偏离过方向的他,自从几上几下从贬地回来后,就再也没直过,以前常和权贵斗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死了当睡着的大无畏战士老魏同志,居然临时变脸做了“好好先生”,甚至变得滑如泥鳅了,环境果然很能改变人。

当时的老魏已经成了第二个李靖式的老狐狸,常委会上从来不轻易表态,不该说的坚决不说,该说的也坚决不说,也许是经历了太多苦难的老魏已经看破红尘,也厌倦了那种翻云覆雨的无谓争斗,想过点平静生活吧,愤青总会老的,总之他已经老了,心更是行将就木。

不过,人在官场走,哪能不中箭?一心想不被人当鹿肉吃掉的老魏,终还是被宗楚客惦记上了,终在贬官途中悲愤死掉。

上海公司转让
光伏支架
拆车发动机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