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绿野小说我的战马驰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42:59 编辑:笔名

每逢看见马或者马群,总会使我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匹老马,眼前立刻浮现出它一次在草原上狂奔的身姿,还有那略带嘶哑的嘶鸣。拼尽的力气,歌咏奔跑者的生命。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是科尔沁草原骑兵团三连的一名战士,和全连所有的士兵一样,也有一匹马。不过,分给我的是一匹很瘦的老马,光泽褪去的皮毛包裹着一副嶙峋的骨架,步履蹒跚,似乎连支撑起头的力气都没有,脑袋一直耷拉在胸前。只有从那倔强的目光和一直站立的身姿上,看得出它曾是一匹驰骋沙场的战马。  那是战争年代,全连的士兵骑在马上,挥舞着马刀,呐喊着冲杀向前面的敌人阵地。密集火力袭来,顷刻之间,几个战士从马背上掉了下去。失去主人驾驭的战马裹在马群里一直朝前奔跑,唯有一匹枣红马折身返了回来,趴卧在地,负伤的主人爬上了马背,它才站立起来,追赶远去的马队……  骑兵连扩充为骑兵团,官兵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是每名新入伍的士兵都知道这样一个故事,都知道这匹曾救过主人的战马。转眼间,十年过去了,七八年又过去了,它至少有三十岁了,相当于人类的八九十岁耄耋老人,进入垂垂暮年,廉颇老矣。但是它一直没有“转业复员”,是骑兵连一名永不退伍的战士,成为连队的骄傲,连队的灵魂。  知道当兵前我曾放过马,连长派通讯员牵来那匹老马,嘱咐我每天等到露水下去后,牵到草原上放牧。并且还说:“别管什么东西,哪怕是山珍海味,只要有利于这匹老马的健康,都可以到司务长那里去领。”  它确实很老了,牙口几乎磨光了,嚼不动干草料。为了吃上新长出来的嫩草,我每天都牵它到军营外草地放牧。可它啃了几口草,随后耷拉着脑袋默默站在那里,似乎怀念它年轻时那矫健的身姿,驰骋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这样猜测,绝非我主观臆断,在放牧时,发现一种奇怪现象,每次听见雷声,它那颗沉重的脑袋才会抬起来,默默地倾听远方轰然滚动的雷声。  科尔沁草原沿用古代蒙古族部落的名称,处于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之间的三角地带,水草肥美。而六月的草原,又是一年中美丽的季节,野花烂漫。把老马牵到草地上,放开缰绳,任它在随意吃草,我则拿起镰刀朝一片嫩草走去。  我不但是一名战士,还是一个牧马人,每天都割一筐嫩草,挑净老母(老草),傍晚时分背回营房,铡成半寸左右短草,磕开两个生鸡蛋拌在里面——马是草食性动物,而草料中所含能量很低,要想养好马,必须夜间起来添加草料。  在我的精心饲养下,那匹老马比以前胖了,嶙峋的骨头上有了肉,脚步比以前也利索许多,一次我还看见它小跑几步。不过,它毕竟是一匹老马,没跑几步就停了下来。  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和老马正在草地上散步,忽然听见远方传来滚动的雷声。顺声望去,只见西方天空升起一堆乌云,很快弥漫开了,在雷声的催促下,向我们这边飘过来——雷阵雨,雷阵雨来了。看见快下雨了,打算牵上老马返回军营,想不到那匹老马突然高高扬起了脖子,发出一声嘶鸣,随后奔跑起来。  开始,它奔跑得并不快,甚至脚步还有点踉跄,磕磕绊绊。跑着跑着,步幅逐渐大起来,速度也在渐渐加快。尽管不那么稳当,有点发飘,远不如青壮年战马那样扎实利索,也绝不像一匹垂垂暮年老马。雨点纷纷砸下来,落在草地上。怕老马淋雨水感冒,我一边朝老马跑去,一边向它发出呼唤。可我怎样呼唤,它都不肯回来,只见那脖颈上的长鬃在猎猎飞扬,在闪电、雷声和风雨的映衬下,它一直在狂奔——那奔跑的姿势凝固成了一幅画,一行诗,底色是幽暗的草地和闪电撕开的翻滚的乌云  我抹一把脸上的雨水,看着那匹老马在远处转了一圈,一声嘶鸣过后,向我这边奔跑来,奔跑过来……突然,在离我只有十几米远的地方轰然倒了下去。开始,我还以为它是趴卧在地,想让我骑在它的背上,冲进暴风雨中,接受大自然的洗礼。我明知它已经无能无力,可还是异常激动,快步朝它跑去。  到了跟前,才发现那匹老马已经气息皆无,在它一次奔跑中突然死去,在兴奋的奔驰中离开了草原,离开了我,也离开了骑兵三连……不,我不相信,永远都不会相信,一匹刚才还在奔跑的马会这样突然地死去,永远都不相信!  那匹老马奔驰的剪影永远都留在我的记忆里,而在它的身后,是幽暗的草地和闪电撕开的翻滚的乌云……        共 16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射精过快怎么治有成果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上一篇:何事忆阿郎

下一篇:山水画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