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社会各界改革期盼-期待收入分配改革再-破冰-

2018-12-07 23:02:43
社会各界改革期盼:期待收入分配改革再"破冰" 临近年底,酝酿8年之久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何时出台成为各界关注的一个焦点。 十八大报告提出,要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加大再分配调节力度,着力解决收入分配差距较大问题,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新华社记者近日在各地调研观察到,收入分配改革已成为当前民众关心的话题之一,社会各界期待这一改革早日“破冰”。 期盼改革“破冰”让百姓公平分享改革成果 12月的北京,寒气袭人。六里桥长途客运站前,46岁的安徽农民孙卫东在北风中用力蹬着一辆简易三轮车,不时将扛着大包小包的赶路人送到车站内。 抛下妻儿在老家,孙卫东独自一人已在北京打工12年。市场好时干建筑装修,没活干就在六里桥附近蹬三轮拉私活,每月收入从三四千元到几百元不等。 “虽然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但这里不是我的家。一平方米几万元的房子,距离我太遥远。”孙卫东说,他的愿望就是趁身体好多挣点钱,让远在老家的两个孩子读好书,将来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不再像自己这样在外漂泊吃苦。 去年我国城镇化率突破50%关口,目前进城务工农民数量已超过2.5亿人。尽管近年来调高个税起征点、各种补贴政策以及社会保障政策的完善使得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有所缩小,但存在的收入鸿沟仍难以“逾越”。 国家统计局2000-2010年资金流量表显示,我国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由53.3%下降到47.8%;在国民收入中,政府收入占比由14.5%提高到18%;企业收入占比由17.9%提高到21.6%;居民收入占比由67.6%下降到60.4%。 今年9月发布的我国首部《社会管理蓝皮书》也显示,衡量居民收入差距的中国基尼系数已达0.438。而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 “同样的工龄,企业和事业单位的养老金差距太大了。”在山东省高青县,44岁的流云纺织有限公司挡车工吕梅香对记者表示,希望通过收入分配改革,工人的工资能稳定增长,养老金“双轨制”问题能早日解决。 十八大报告在提出“收入倍增”目标的同时,明确要求缩小收入分配差距。毫无疑问,让百姓公平分享改革成果,正成为社会各界日益高涨的期盼。 收入分配格局亟待调整 12月11日,记者来到位于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新竹社区的低保户滕玉英家中。49岁的滕玉英丈夫去世多年,儿子还在上大学,自己身患重病没有劳动能力,每月看病、生活和孩子上学费用仅靠两个人720元的低保金和约200元的社会救助,生活十分拮据。 “过去几年来,无论是我看病抓药还是孩子上学,都得到政府和慈善机构的大力救助。希望通过收入分配改革,像我们这样困难群体的收入能逐年增加。”滕玉英说。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说,近两三年来,通过多方面措施,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3.31倍缩小到3.13倍,行业薪酬差距由4.88倍缩小到4.48倍,企业高管薪酬与社会平均工资的差距也有所缩小,但与百姓的期盼仍有较大落差。 记者采访了解到,对于收入分配改革的基本思路,业界普遍共识是“提低、扩中、控高”,通过改革调整现有收入分配格局,将“沙漏形”的社会两极向中间挤压,扩大作为消费主力军的中等收入群体占比,终形成“橄榄形”的收入分配格局。 “缩小贫富差距,‘提低’更加治本,更具可持续性。”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建议,改革应重点提高农民、城乡贫困居民、低收入工薪劳动者以及部分退休人员的收入,当前尤其具有紧迫性,阻力也相对较小。 “所谓‘控高’,主要是调控部分通过行政垄断、资源垄断等获取高收益的行业偏高过高收入,调控部分企业高管的偏高过高收入,调控社会某些群体的偏高过高收入;同时加强规范灰色收入和打击非法收入,促进遏制并扭转收入分配不合理差距。”苏海南表示,这也是改革的难点所在。 专家建议,还应从宏观角度看收入分配格局,国家以税收参与分配,企业以利润参与分配,居民以劳动报酬参与分配,三者之间的比例关系应多关注提高居民的劳动报酬,而这无疑也是未来改革的重点之一。 期待多层面改革配套 政府有形之手“到位而不越位”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今年以来,受国内外市场低迷影响,国内不少陷入困境的中小企业对未来发展感到茫然。 三年前,恰逢国际金融危机肆虐,记者曾走进位于广东增城市的服装代工企业——柏迪制衣有限公司。当时尽管海外订单锐减,但国内市场方兴未艾,总经理钟启云满怀信心增加投资更新设备,希望告别低端代工,走高端设计品牌化经营的转型之路。 三年后,再次面对记者,钟启云感言转型之路太漫长,国内外市场双重低迷,企业经营困难,无力为转型再“烧钱”。 钟启云的无奈,在今天并不少见。刘尚希说,深化收入分配改革,需要政府发挥引导作用,完善财税政策,鼓励民营资本自主创业创新,改善中小微企业发展环境。 苏海南认为,深化收入分配改革亟须打破行业垄断,要坚决贯彻中央关于“毫不动摇”支持鼓励发展非公经济的大政方针,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部分垄断行业。同时,加大对垄断行业占有国有资源的相关税收征收,提高国有企业税后利润上缴比例,从源头上调控垄断行业的高收入来源。 十八大后,中央领导多次强调深化改革开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专家指出,收入分配改革说到底是对现有体制和利益格局的再调整,涉及区域之广、范围之大、阶层之多、利益之复杂,都使其推行举步维艰,因此单兵突击式改革难以为继,亟须聚合各项相关改革协调推进,唯有此才能突破障碍“破冰前行”。 “缩小贫富差距,需要深化行政、财税、社会保障、就业、教育、医疗卫生、国企、户籍等各项制度改革,需要推进区域之间协调发展和城乡一体化发展。”刘尚希说。 专家强调,由于现阶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还不完善,相当一部分初次分配差距并不是市场竞争、优胜劣汰的结果,因此改革也需要政府积极作为,通过法律、经济、信息等手段规范收入分配秩序,使政府有形之手“到位而不越位”。 公司年会策划厂家
冬季工作服定做厂家
原色膜
教你如何提高性能力
丝网除沫器厂家
异型方管
小儿反复发烧的原因
半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儿童发烧物理降温的方法有哪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