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秦琦艺术创作中的新旧观

发布时间:2019-03-16 02:08:14 编辑:笔名

秦琦艺术创作中的新旧观

导语:12月25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与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共同举办了以 绘画中的自我与秦琦的新旧观 为主题的对话。参与对话的嘉宾有鲁迅美院油画系教师秦琦,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汪民安,以及着名的策展人鲁明军、张离。 鲁明军:船长那张作品里还有明显的社会隐喻性,虽然他也很强调个人对绘画的理解,比如说笔触、力度,还有厚颜料的感觉。到了现在这些在弱化。这里面隐含着个人的自我的存在感,或者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存在感,也在有一个变化。 我们看他以前对媒介的强调,转化到现在对形象的塑造,这个形象的塑造也有很复杂的,比如说画面整体上的动感,块面结构的分割,实际是跟他画面整体所呈现的生命感之间处在一个不稳定感,我相信这种不稳定感实际上是又带有一种自我的焦虑。秦琦现在的画面越来越明确,块面,体积,这阶段的作品风格化很强。 张离:这个自我议题的提出,是因为秦琦实际上是没有陷入到一个宏大叙事或者是宏大的问题当中。他把自我作为一个问题,而不是把绘画作为一个问题。刚才明军也提到我们讲座的第二个含义,就是新与旧的问题。这个风格的演变和演化,很多涉及到艺术史的新旧观问题,在我们现在这样一个时代,这样一个当代的环境,作为绘画发展的一个居民,秦琦的方式是有一些特殊性的,他没以一种线性发展,而是往回找,他的新旧观是跟其他人有所不同的,秦琦能不能谈一谈。 秦琦:这个应该都不是我能谈的,我觉得没有什么的新旧好不好之分,就像用绘画的角度来看达利的画算不上什么好的,但他的先进性很强。我临时说不清楚。汪博帮我说说。 汪民安:实际上新和旧本身也是一个概念,我们之所以说一个东西新或旧,就是说它是出现的或者是在历史的时间线索中在后来才到的。旧的就是在以前出现过。 这个实际上就是一个进步的历史观或是时间(或历史)的连续性。 比如说本雅明有一篇文章 历史哲学论纲 就是批判历史进步论,把新和旧这一类的关系重新来进行讨论。我们所谓现在,真正现在的活力、有意思的地方在于那里呢?就在于把过去的东西把它拿过来,拿到今天来用,或者把过去和现在的东西并置在一起,把单纯空洞的那种现代进行爆破,把以前的东西引用到现在来,在某种程度上过去的东西如果不把它放到过去,如果把它拿到现在来,它会变成一种的东西。 像毕加索,他之所以在当时是属于的创作,比如说立体主义的很多东西反而是把一些旧的,把非洲那些大家甚至认为滞后的东西引到他的创作中来,才爆破了他当时僵化的一个局面。 实际上就是我们要摆脱,要真正地获得新的东西、创作性的东西,是不断地引用过去的东西。我们的资源是在过去,是在传统当中,也可能是在异质性当中,通过异质性和旧的东西来充塞到现在,充塞到现实,才能打破现实的这种僵化性的结构。 比如我们中国的一些艺术元素,如果把戏曲的东西引到我们电影当中来,也会创作出一种新的东西来。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还可以回到中国当代艺术史,中国当代艺术史是非常典型的,比如说 文革 后期的东西之所以能够打破文革绘画的那个模式,实际上就是引用欧洲很早的现实主义,陈丹青是非常典型的。 所以你不可能创造出一种完全新的东西,我们所谓创造新的东西是把旧的东西充斥到现在来,跟现在的东西进行融合,然后进行重新组装,然后把对现实的单一性、同质性进行爆破来产生出一种新的东西来。 这一点秦琦今天展览的这些绘画,也有这个现代主义的语言,甚至还有一些巴洛克的风格,有一些原始主义的东西。还有我们说的不管你有没有超现实主义、象征主义的东西,在他的画面当中多少都有一些呈现,这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过去的东西,但是他放到今天来,跟这个时代结合在一起或者是跟我们今天的各种要素结合在一起以后它就变得非常立体,非常丰富饱满了,也非常异质性和多样了,这就形成他自己的一些东西,但是如果没有过去的那种方式,过去的东西它不充斥到你今天这个画面当中来的时候,你也很难产生出你自己的东西,所以这个意义上我觉得新和旧不能是的,不能说旧的东西就是不好的。旧的东西放在今天的话,他恰恰是诞生一种新的东西。


文网文办理
星力客服微信
秒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