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迟早亲到你

发布时间:2019-06-25 02:59:37 编辑:笔名

被暴雨洗过的永浙,空气中混着几分泥土味,不过难得下一场大雨,炎热的气温也因此降下了几个度。*杂志虫*窗外的大树被风吹得左摇右晃,枝叶也被淅沥沥的雨滴打得发颤,偶尔有学生跑过教学楼,沾了一身湿的站在窗外避雨,而窗前,站着发呆的满入梦。从刚刚新生大会结束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小时了,接下来就是由学长学姐带领新生,完成个人的注册报名以及分班。意料之中的,没人愿意搭理满入梦。她这张脸,就算放在人群中也会脱颖而出,更别说站在新生发言台上和陆骁河扯上关系,这半个小时下来,她听了无数关于自己的谣言。说来说去都是一句话,不外乎说她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吸引了学长陆骁河的注意。其实开学之前,满入梦曾刻意找过祝艺聊天,旁敲侧击知道陆骁河在学校其实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她还放心了些,觉得他应该不会招惹自己,两个人没有交集,她也能安安静静的度过学校生活。可是现在看来,他刚刚做的一切好像都是故意的。满入梦微微蹙眉,想了好一会儿才进入学校注册区,她刚进来,三三两两的人群立即翻着白眼散开,像是躲瘟疫般将她孤立。她的神情倒毫无波澜,只是拿着自己的入学信息乖乖的排队,前面的女生回头看一眼,见是她,立刻皱起眉冷着脸,再回头之际低低骂了一句靠:“真是倒霉。”满入梦眉头都没动一下,缓慢的向后挪了一小步,离那个女生远一点。……室内的喧闹声夹杂着雨后的潮湿烦闷,长达两个月的暑假归来,大家当然有说不完的话,不过新鲜话题还是围绕着陆骁河与满入梦。谈到这个,刚刚没有参加新生入学会的学姐会好奇的询问满入梦是谁,身旁的人立刻指着正排队的漂亮姑娘:“诺,就是她这个狐狸精。”满入梦却完全像个没事人一样,既不生气,也不反驳,浑然面无表情。人大抵都有一些欺软怕硬的心理,这些女生聚在一起谈八卦,见主角没反应,还一脸逆来顺受的模样,便觉得满入梦是个好欺负的,也说得更加起劲了。满入梦也没有辜负她们,依旧践行着“装傻充愣”。直到她盖完个章之后,面前突然被人挡了一下,一个温和的声音:“请问是满入梦是吗?”满入梦抬头,这女生面带微笑,挺和善,也不像是找麻烦的,她后知后觉的点头:“嗯,是我。”肖夏拍拍她的肩:“我是大二金融系的肖夏,跟我来吧,我带你去办理剩下的入学手续。”满入梦正要跟她走,一道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响起:“肖夏,你犯得着吗?”同系的女生显然不乐意了,高傲的看向二人:“你不知道她是谁吗?”肖夏微笑:“我知道啊,她是这一届的新生代表,听说还是今年一个获得南庆美术系全额奖学金的人,很呢。”“你!”那女生被呛了一下,有些挂不住脸面,身边的人赶紧拉过她说了几句话,那女生抿起唇,看向肖夏:“听说你们家的公司出了财政危机,怎么,就算马上要破产了,也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放低身段去结交新生啊,难不成想在陆学长面前卖个脸面?”肖夏的脸色有些难看了,满入梦蹙了下眉,刚想站出来说话,肖夏立即就拉着她离开,她们这一走,身后也立刻响起嘲笑声,满入梦察觉到肖夏握着自己的手有些发抖,轻轻喊了声:“学姐?”肖夏定住脚,顿了两秒转过身,微笑说:“没事,我们去办入学手续吧。”她往前走,满入梦突然问:“是陆骁河让你来的?”肖夏惊讶的看向她,点头。“你为什么帮他?”“没什么。”肖夏觉得这小丫头挺有防人之心的,笑了一下:“只是生意场上两家有合作,也难免认识,他刚刚遇见我,说你可能会有麻烦,让我过来看一下。”满入梦沉默了几秒:“谢谢。”肖夏嗯了声,打量起满入梦:“说起来,我和陆学长认识也好几年了,这还是他次主动跟我讲话,还是为了你呢。”满入梦没吱声,肖夏看她的模样,猜想她大概不想聊陆骁河,讶异的挑了下眉,笑着去拉她的手:“开学之前我妈妈曾经跟我说过了,让我在学校里多照顾你一些。”“你家人知道我?”“嗯。”肖夏点头:“都说了我们家和陆家有些生意上的往来。”满入梦没有多问,但如果肖家真的和陆家有生意上的往来,按照陆商的性格,多多少少都会帮扶一把,怎么会出现同学口中,肖家快要破产的言论?大约是真的离破产不远了。不过南庆这么多富家儿女,陆骁河偏偏挑中了肖夏来帮这个忙,想来以后,陆家和肖夏大约真的会有生意上的往来。满入梦点点头,在肖夏的陪同下,顺利把接下来的入学手续都办妥了。分班的时候是轮到美术国画专业,南庆大学按照字母排列班级顺序,大一国画专业总共开设三个班,分别是ABC,以满入梦的成绩,毫无意外被分到A班名的位置。一套流程下来,已经是中午饭点了,肖夏邀请满入梦一起去食堂吃饭,顺便给她介绍了几家她常去的餐厅。满入梦跟在她身侧,虽然话不多,但胜在十分乖巧,肖夏跟她相处一上午,也多了几分好感。中午饭俩人吃的是普通的套餐饭,满入梦想感谢肖夏帮了她忙,等餐的途中借口离开了一下,她跑到食堂入口处的麻辣烫餐点了两份麻辣烫,准备给俩人加个餐。客人多,满入梦等了好一会儿才轮到自己,老板打包好两份麻辣烫递过来,满入梦正要接的时候——“哗啦。”不远处一阵碗筷被人掀翻在地的尖锐声音。满入梦的手一顿,回头看去,肖夏正愣神的看着地上被人掀翻在地的饭,食堂吃饭的学生也被这声音惊了一下,下意识看向声音来源的地方。满入梦是被麻辣烫老板叫了几声后才回神的,付过钱之后赶紧提着麻辣烫过去。肖夏似乎也从愣神中反应过来了,抬头看着面前的女生:“陈园你干什么!?”叫陈园的女生踢了一下被砸碎的碗,脚尖碾碎几颗饭粒,轻笑着:“听说你人挺好的,我试试喽,不就是把你的饭掀翻了嘛,这就生气了?”身旁的人也随着笑起来,陈园抬手指了下旁边的店:“老板,给这个同学再来一份,我付钱。”“你不要太过分!”肖夏忍着眼眶里的眼泪,转身就要走,陈园后头大声嚷嚷:“哎,你饭不吃了?有空管新生,没空管自己?”周围的笑声好像越来越大了,肖夏泪眼朦胧,什么都看不清,只觉得十分屈辱,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由于行走太过匆忙,期间撞到一张桌子,疼得她捂着腰顿在原地,耳边立刻又响起陈园尖锐的嘲笑声:“傻逼。”谁来救救我!肖夏心中呐喊。可周围只有嘲笑的声音。突然,手臂被人握住。她惊讶的抬头,有些朦胧的视线里是一张女孩子的脸,肖夏被对方扶着坐下,听见对方轻柔的声音说:“学姐,先休息一下。”肖夏赶紧擦干净泪眼,果然是满入梦,她压低声音:“我们快走吧,她是校霸,家里还有钱有势,别招惹。”满入梦笑得温柔:“我们还没吃饭呢。”她放下手中的麻辣烫,走到刚刚的店外:“再来两份刚刚的套饭吧,陈学姐点的就不用了,顺便,”满入梦看向陈园,笑得谦和:“请陈学姐跟肖学姐道歉。”满入梦声音不大,但却清清楚楚的响在食堂里,许多听见这话的同学,吃饭的动作都僵在半空中。啥玩意儿?指望小太妹陈园低头道歉?完全不可能啊。陈园也像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不过看着满入梦这认真的神情她却笑不出来了,冷冷的:“你说什么?”“你耳朵没聋。”满入梦笑眼弯弯,转头见饭店老板发了呆的看热闹,她打了个响指,淡淡的语气:“老板,生意还做不做了?”老板哦了声,赶紧让人做饭去。至于陈园,是完全的冷下脸了:“你谁啊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讲话?”说完这句,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新鲜事,脸上的笑容显得讥讽:“是不是觉得有陆学长给你撑腰,你就可以横着走?是不是以为他喜欢你?是不是以为他会来保护你?”一连串的反问,听得满入梦皱眉。其实今天这个事儿,起源还是因为她和陆骁河,要不是陆骁河反常的举动让人怀疑他们俩的关系,这些女生也不会这么针对她。满入梦本来就对他耿耿于怀,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她就满肚子火气,觉得今天这架,可能不打都不行了。她抬手解开脖子上的两颗纽扣,把领带拉下来扔到肖夏旁边的桌上,正准备过去揪陈园的时候,她自个儿的后衣领倒先被人揪住了。对方提小鸡崽似的将她提过去,高大的身影挡在她面前,接着一根手指戳了下她的眉心,陆骁河懒散的声音极是悦耳:“你怎么动不动就想打架?”他还想碰她的头发,满入梦偏头躲过,皱着眉低声:“别碰我。”陆骁河还真就不动了,放下手,靠着一旁的桌子看她:“怎么了?”还问怎么了!满入梦气得瞪他一眼,还不是因为您伟大的无处安放的魅力,这群女生逮着她简直恨不得扒皮抽筋了。她也总算见识了一回电视里说的“女生公敌”是什么感觉了。满入梦闭口不言,陆骁河也不再追问,饭店老板尴尬的插话:“那个…套饭好了…吃不吃了还?”吃!怎么能不吃,这可是她花了钱买的。满入梦上前,端过一份饭送到肖夏面前:“学姐先吃吧。”“那你呢?”“我等会儿。”她抬头看着陈园:“陈学姐,请你道歉。”“我不道歉你能拿我怎么着?”不止是陈园,所有人都算看出来了,陆学长和这个新生显然是认识的,瞧瞧刚才,这新生还敢给陆学长使小性子,说不定真的关系匪浅。陈园虽然害怕陆骁河,但心里更多的是嫉妒,当嫉妒超过害怕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能当着陆骁河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而满入梦虽然表面上不是一个容易被激怒的人,可其实呢,她固执且倔强,要一个道歉没要到,她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陆骁河瞥了眼她的神情,不禁想起她次用墨汁泼林可溪的模样,现在还历历在目,不知道今天她又会出什么招对付陈园?可谁知道,她突然对着陆骁河喊了声:“哥哥。”少女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带着几分委屈,大家惊了,就连陆骁河自己也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这小丫头知道陈家不是她能惹得起的,这是在向他求助了,又怕他不帮自己,所以捡了陆骁河爱听的,叫他哥哥。他嗯了声,把套饭给她端过去,想起满入梦刚才说的别碰她,陆骁河起了几分兴致,捏着她的脸反复揉几下,满入梦都是笑眯眯的受着,嗯,还算有点求人的模样。陆骁河勾唇淡笑:“知道了。”陈园又惊又喜,原来只是妹妹啊,她高兴得都有些结巴了:“误…误会啊,都是误会,满学妹这顿饭算我请的。”满入梦看着她:“道歉吗?”陈园蹙了下眉,似乎还是没有这个打算,陆骁河那边却低低响起两个字:“道歉。”这语气冷得像腊月的霜,陈园僵了一下,南庆谁都知道陆骁河的脾气,他说一,别人不敢说二,好像也只有满入梦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妹敢跟他蹬鼻子上脸,陈园可不敢。再怎么不情愿,她还是咬着牙开口:“…肖夏,对不起。”肖夏低着头吃饭,没理她,陈园险些把牙齿咬碎了才忍住,她偷偷看向陆骁河,见他摁住满入梦的肩膀让她坐下,十分自然的把汤勺递给她,示意她赶紧吃饭。肖夏也好奇陆骁河怎么会在这儿,大着胆子问:“陆学长怎么有空来食堂吃饭。”据她所知,陆骁河在南庆读书这两年,来食堂吃饭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他和贺家丁家两位少爷关系好,平时都是和他们出去吃的。本以为他不会答话,意外的,陆骁河牵起嘴角,目光顿在满入梦脸上,语调也随意懒散极了:“来给她撑腰。”

安阳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荆门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十堰专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