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武道天心 0055 古藤

发布时间:2020-02-15 19:15:25 编辑:笔名

武道天心 0055 古藤

县考前两天,华苏没再用稀奇古怪的训练方法折腾他们。

他带着他们做好了一切的考前准备。

元核统统全部镶嵌了一遍。链只能用一阶以下的明兽元核,于是全部换上了七级的。

每天的修炼时间不可错过,明力要吸纳到满。

华苏还给他们搞了几件装备,可以用来人试的时候穿。

县考当天,黎明前天还没亮,三个人都已经起床

,在武馆的院子里了。

华苏打量了一下他们,砰的一声把两本书扔在了石桌上。

“这两本武技是给你们准备的奖励。只要通过,就送给你们。”

平乱山眼尖,一眼看见上面那本的封皮上写着“泼雨刀”三个字。

他默默地低下了头,抬头时已经换了个眼神:“华老师,我去给你做早饭!”

平乱山做饭的手艺的确相当不凡,自从前两天庆祝宴会后,他就包办了远山武馆的一天三餐。

据他説,以前他师父开面馆维生,手艺是当地一绝。师父去世后,面馆就传给了他。

要不是发生了河中县的事件,也许他还是个面馆老板呢。

没一会儿,热气腾腾的清汤面就端了上来。面里不见一丝油星,没有一片肉,但根根筋道,鲜美无比,极考功底。

三个人吃得连汤都没剩下一滴,华苏放下碗,轻咳了一声,这时脚步声响起,远山武馆的另外三个弟子也到了。

这三个弟子是县里的人,家境非常平凡,每天只有半天时间来武馆学习,其余的时候都要帮家里干活赚钱。

华苏把他们叫到面前,轻描淡写地説:“今年是第三年了,老样子。”

他伸出手,把三枚青铜色的天照令整齐排列在桌上。

天照令!三枚!

平乱山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那三个弟子却并不惊讶,就是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他们盯着桌上的天照令,迟迟不能説话。过了好一会儿,当中大的那个弟子上前一步,道:“师父,这个……还是算了吧!”

华苏扬了扬眉:“哦?你们不想考了?”

这个弟子用力摇头道:“不,我们当然想考!但是华老师你拿到天照令也不容易吧?”

他握紧拳头,表情羞愧,“已经三年没有考过了,今年的希望也不是很大……”

华苏问道:“你别管那些,我只问你,洪程,你到了黎明境界吗?”

洪程抿紧嘴唇,diǎn了diǎn头:“嗯,我们都是三年前就到了……”

平乱山越发惊讶,忍不住转头看了姜风一眼。他真没想到,这三个看上去一diǎn也不起眼的本地弟子,竟然都已经进入了黎明境界!

洪程道:“但是,大考跟境界没有关系,前两年我们都……”

华苏干脆利落地打断了他:“你们只要告诉我,考,或者不考。不考,就给我滚蛋!”

洪程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大步上前,抓起了那枚天照令。

他转身向华苏深深行了一礼,大声道:“师父你放心,我们一定会通过大考的!”

华苏这才满意地diǎn头:“没错,没有心气的弟子,我华苏不要!”

三人一起行礼,华苏转身走了出去。

平乱山看着他的背影,低声嘀咕道:“老姜,我觉得……华老师这个人,好像真挺不错的……”

姜风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没有説话。

……

……

林溪县是个幽静的县城,只有纵横两条街道,面积还不到河中县的一半大。

远山武馆位于县城的西边角落,与暮光森林离近非常近。县衙正好跟它在对角线上,座落在县城东北,直线距离非常近。

县考之前要祭天,所有考生都要参加,时间正是黎明初熹时。

所以,一大早远山武馆的五个人就出了门,匆匆往县衙而去。

刚出武馆不久,他们就发现街上的人比平时多了很多,而且一个个神光内蕴,一看就是武修。

姜风和平乱山走在后面,洪程等人走在他们前面。

突然,前面三个人停下来,轻声交谈了几句,转身过来看他们。

姜风和平乱山呆在远山武馆也有一个多月了,但以前跟这些人也就打个照面的交情,连交谈都没有过。

洪程走到他们面前,主动伸手道:“你们好,我叫洪程,是远山武馆的弟子。”

其实姜风是知道他们的名字的,不过既然对方伸出友好之手,他也微笑着相互通了名。

另外两人分别叫和向绳,年纪都比姜风大很多,资质不算太好,磨了五六年才晋升黎明之境。

事实上,放眼整个九天大陆,这个速度已经不算慢了,这都多亏了华苏的调教。

洪程有diǎn不好意思地説:“抱歉,你们来这么久,我们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请吃饭啥的。”

平乱山笑着説:“也没啥,大家都忙着修炼嘛。而且,今天通过县考之后,再一起吃饭也不晚!”

寒暄了几句话之后,他们放松了下来,洪程介绍道:“林溪县虽然小,但也是个县,统辖了下面八个镇,十四个村。县考的时候,附近的人都会过来,比平时要热闹一些。”

没走多久,他们已经靠近了县衙,这里人更多了,洪程突然停下脚步,低声道:“一会儿你们要小心水帘镇的人。”

“水帘镇?”

洪程郑重地diǎn头:“水帘镇古藤武馆,是远山武馆的对头!古藤武馆从上到大,都拿远山当敌人。一会儿我们肯定会碰见他们的人,到时候,他们説什么你们都不要理会。”

平乱山满不在乎地説:“贱人吗?那就打回去!”

洪程警告道:“不行,他们的馆主可是伏流门生!”

伏流门生!

一听这四个字,姜风和平乱山的脸立刻沉了下来。

洪程正要再説什么,前面的人群里突然挤出来几个人,大约都在二十多岁,一身劲装。

他们大部分脸色漠然,其中两人看见洪程等人,立刻笑了起来:“哟,看看,这是谁啊?怎么,远山今年又派人来丢脸了?”

洪程眉头一皱,低声道:“我们走!”

説着,他就面无表情地往里挤。

姜风一低头,果然在这些人的衣襟上看见了水纹图样,颜色很浅,数量也很少,但足够説明他们的身份了。

这些人跟在他们身后,毫不客气地在人群里乱撞,旁边也有人不满,但一看见他们衣服上的标志,立刻脸色大变,转回头去。

他们越发得意,发现有两个新面孔,一个人凑到他们面前,嘻笑着説:“看,两个小跟屁虫!小兄弟,跟着这些废物来看热闹的吗?”

“砰”的一声,平乱山的天照令几乎按上了他们的脸,“抱歉,我们是来县考的!”

“县考?”对方的表情有diǎn古怪,“年纪很小嘛,通过黎明之境了吗?”

平乱山很不客气:“不劳你们关心!”

对方的脸色马上就沉下来了:“果然不愧是远山武馆的做派,给脸不要脸!”

一个大汉毫不客气地伸手,蒲扇大的巴掌朝平乱山脸上抽去。突然,一只手出现在他的手腕上,接着,大汉一阵天翻地覆,被重重摔到了地上,接着,他的手腕一阵剧痛,已经被扭脱了臼。

大汉长声惨叫,姜风面带微笑,低头看他:“对不起,我年纪小不懂事,出手重了diǎn。”他的手又是一扭,把他的腕骨重新接上,整个过程兔起鹜落,其他人根本没反应过来。

姜风抬起头,微笑着看向周围的人:“今天是县考的大日子,大家稍安勿躁,有什么事情,之后再説好吗?”

他比那个大汉矮了一个头,身材完全不成比例。但他动作快,下手狠,再配上脸上的淡淡微笑,简直让人心里发寒。

古藤武馆的几个人全部惊呆,姜风转过身,若无其事地道:“走吧。”

平乱山回过神来,哈哈大笑,用力一拍姜风的背:“好样儿的,不愧是我兄弟!”

洪程惊讶地看着姜风,跟在了他背后。古藤武馆的人终于反应过来,叫道:“站住!”

他们追上前去,姜风等人正好进了县衙,两个卫兵一左一右地拦住他们,沉声道:“天照令!”

那些人忙不迭地摸出天照令,被放行时,姜风等人已经不见人影了。

平乱山非常兴奋,他挥着拳头道:“老姜,你太帅了。刚才我怎么就没反应过来呢?换了我,他们肯定没这么容易走人!”

姜风看他一眼,提醒道:“走的是我们。”

洪程连忙道:“这样了,震住他们,我们可以赶紧离开。不然,要是真的纠缠上来,还挺麻烦。”

进了县衙,他们先凭天照令去报到。

县衙旁边有一个校场,报完到之后,他们依照安排到了校场上,列队站好。

没一会儿,古藤武馆的人进来了。但是校场周围全部都是卫兵,严令噤声,不许説话。他们也只能狠狠地瞪了这边几眼,在不远处排队站好。

入场也算井然有序,没过一会儿,校场上已经站满了人,正是这次参加林溪县县考的全部考生。

片刻后,天边开始微微发白,一行人昂然走进了校场。

友情链接